野心与镜鉴AWS的AB面

2020年1月6日 0 Comments

“要么构建一个平台,要么不构建它”。 

亚马逊AWS在其诞生之初一直面临这样的争论,直到2003年夏天,Andy Jassy等人在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家里开了一次长达4小时的高管会,终于确定了在8年消费者服务基础上构建一套互联网操作系统以及核心组件,即今天的AWS。 

目前大多数讨论仍然围绕着哪家云计算公司正在取胜,哪家正在衰落,以及谁在并购等,而不是云计算行业正在发生的、真正的业务和技术转变,以及谁将最好地支持它们。 

目前有6000+政府机构,29000+个非盈利组织都在使用AWS,尤其是初创企业用AWS做技术搭建,彻底对大众的生活产生了改变,比如Lift、Uber、Grap、Ola、Freenow、爱彼迎等。  

邵燕君:你觉得《庆余年》哪点写得特别棒?

毕竟,云计算还处在第一天,长期主义者永远盯着剩余的部分。

可见,这与亚马逊在零售领域的“长期主义”也是一脉相承的。总体来看,这场持续60分钟的对话,隐约透露出AWS的雄心以及对新市场的策略正迎来转变。 

高层决心。成功的和不成功的上云,高层需要下定决心,上下要达成一致; 自上而下去做。数字化转型不是蜻蜓点水,需要做各种深度的尝试,一家公司要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上云; 获得一定的专业培训(AWS坚持培训几千名客户的原因); 深度产品分析。哪些先上云,哪些换架构再上云,让过程变得轻松。 

“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觉得他们最终的这个决定并不是公平的,我觉得一定是受到了影响。”Andy  Jassy如此说道。 

猫腻,是在网文界和主流文学界都受到高度认可的作家,素有“最具情怀的文青作家”之称,也被认为是最具经典性的网络文学作家。

猫腻:前期范闲和后期也不一样,但本质上,他是绝大多数人的共性。

虎牙CTO赖立高也是雷锋网在re:Invent采访的对象之一。

这个合同曾在AWS、微软Azure、IBM、甲骨文和谷歌云之间引发了一场摊牌战。 

在他的“粉丝”中,就包括了北京大学中文系邵燕君教授。邵燕君跟踪研究网络文学多年,和猫腻亦是好友,两人经常就作品与创作交谈。北青艺评得到邵燕君和猫腻的授权,首次发表两位对谈中有关《庆余年》的部分内容,本次访谈内容始于2017年,最终完成于2019年12月2日。

关于《庆余年》电视剧

邵燕君:《庆余年》的构思,是先有一个故事吗?

猫腻:对。叶轻眉来自的时代可能不是最美好的,但是比庆国的那个时代肯定要美好得多。叶轻眉穿越回去必然失败,不会成功,我也不会让她成功,成功就没有意义了。范闲是另一种类型,杰克苏。玛丽苏和杰克苏最大的区别是玛丽苏信这个,她相信可以拯救世界。但男人现实、冷酷、薄情,想事情就不一样。

猫腻:范闲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普通男性不会从一开始就想着改变世界,除非是雄才伟略的政治家。我一直不喜欢范闲是因为范闲和我最像,就想过好小日子,多挣点钱。他还多几个老婆,我就不想了。初级的想法都这样。

猫腻:这个情节很早就想好了。直到还有二十多天写到这段的时候,开始紧张。我知道我想了一个很牛的情节,但担心自己实现不了,有落差,就很紧张。包括写《庆余年》《将夜》《择天记》的时候,每次写到这种情节,更新就不自主地变慢了,不敢写了。要到那个情节了,怕得要死要活的,不自信。

在re:Invent的第一天,AWS其实就高调宣布进军量子计算,并推出了Amazon Braket的预览版,试图将量子计算这一新兴领域转变为一项可以通过互联网访问的服务。 

猫腻:几天吧。每天现写,写到一口气吐出来,就扔下。

邵燕君:也许是整个人类文明史上最美好时段的光辉,我是从人文主义的角度上说的。到了人工智能的“后人类”时代,人性可能就没有那么高大了,自由、平等,可能也不是天赋人权了。所以我说,这光辉是启蒙时代的光辉。

猫腻:《朱雀记》写得很随意。我是那个时候“起点”唯一有固定休息日的作者,没人这么干。

谈转型:新与旧的对抗 

B面——深谷回音,君子三鉴 

猫腻:陈萍萍。这个人的性格、选择都是我特别认可的。我觉得他是国士,国士无双——针对叶轻眉一个人的国士。监督皇权这件事,除了他和叶轻眉谁也不知道。他一条老狗扮演了这么多年,到最后獠牙一露出来,就是干。他知道自己死了活了都不是皇帝的对手,在御书房里和皇帝吵架的时候还想把范闲撇开,想自己死了,范闲还能活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真的有江湖的英雄豪气。我们经常写这种人,明知道干不过你,但就是要再干一下。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周星驰的《功夫》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东西。《功夫》把我们对武侠的幻想统统实现了一遍,不管是画面,还是打斗,包括低阶打斗、中阶打斗、高阶打斗,完美地呈现出来。武侠精神也存在。周星驰的脑袋被“砰”地打倒在地上,但他一定要拿着小木棒再敲对方脑袋一下。《功夫》我看了七八遍,每次看到这里都热血澎湃,抓着我老婆说:“你看,死了活了我也要敲你一下。”

丰富的资源、完善的API接口、全球覆盖、强大的故障恢复能力、良好的伸缩性是吸引虎牙首选AWS的几个重要因素。通过使用AWS,虎牙只用短短几天时间就实现了Nimo TV在海外的部署,并且稳定地运营。AWS有很多功能强大的托管服务,尤其是数据库服务,得到了开发同事的喜爱。 

邵燕君:庆帝的存在使得事情变得复杂很多。很多小说都不这么写,比如,差不多同时的《琅琊榜》,把皇帝写成坏人。这样一切就简单了,但你把事情搞得好复杂。

实际上,活动期间,来自22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位媒体记者,与AWS CEO Andy Jassy进行了一场对话。 

他丝毫不避讳地认为,当将AWS和微软Azure做同类比较时,就会发现“这样的抉择”值得怀疑。客户方面认为AWS领先微软Azure好几年,目前的结果是政治影响,领导者应该公开怎么获得这个项目的。此外,涉及到国防部的大单子,应用都是涉及安全的,政府应该更加谨慎。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猫腻:我上个月还在看《庆余年》,重看就觉得有几段写得真不错。比如,大东山之后叛军围城打皇宫那段。我没有写过铁血的东西,最后发现不仅实现了最初的目标,而且还要高一些,就觉得很高兴。

邵燕君:《庆余年》是不是目前接受度最广的一部作品?

邵燕君:“大红书”还有什么配方?

据了解,2014年,网易游戏开始在海外发行,也在那时开始使用AWS服务,在AWS上,网易游戏搭建了几百套服务集群,分别运行网易游戏在各个地区发行的不同游戏后端服务,以及公用的游戏用户平台、数据库中间件平台等。 

邵燕君:你觉得陈萍萍的行动动力是什么?

AWS的确做到了,横向变得硕大,纵向变得垂直,通过迭代开发出有价值的东西,客户的收获也在增加。 

邵燕君:但很少有人有这个劲儿。

在他眼里,数字化转型根本不是一件技术上的事,而是非技术的,比如高管团队的统一与推动,比如持续性,转型才不会停滞不前。 

确实,对于长期主义者来说,时间才是最终答案。 

邵燕君:什么样的书能大红呢?

在大规模发布新产品的背后,我们对AWS本身的“长期主义”和“转型”更加感兴趣。

谈对手:JEDI云合同不公平 

邵燕君:我写关于你的那篇文章的时候开始也没有想到,写到这部分的时候突然发现,叶轻眉身上的神光是文明的光辉,是高于那个时代的文明光辉。

如同AWS re:Invent的主题词“转型”( Transformation)一样,Jassy特别着墨这二字,且认为一家企业需要4个特质才能取得数字化转型成功: 

“正是AWS愿意长期被人误解,为客户做工作,随着时间推移,才能够对业务产生深远影响。” 

邵燕君:刚才说的是情节,现在说说人物。最挂念《庆余年》中的哪个人物?

邵燕君:你参与编剧了吗?

Andy Jassy谈到,他坚信量子计算有很大的潜力,但是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来产生普遍的对于企业的影响。 

但结尾部分我陷入了怪圈,直到现在都解决不了。我特别尊敬庆帝,虽然也讨厌他,不断固化他的强大,我觉得他已经强大到不可战胜了。如果范闲带着几个人把庆帝灭了,我说服不了自己。就算请出五竹,我也说服不了自己。范闲进宫杀皇帝之前,杀贺宗纬我都可以接受。但进宫之后,他和他父亲聊了很久很久,我都不敢动手,怕,打又打不过。因此最后一段我都不舒服,伟大的皇帝陛下就这么死了吗?有点类似于把夫子拔高之后,除了被天收,没有别的办法。

孙国良是第二次参加AWS re:Invent,他很重视这样考察学习的机会,会提前规划好自己要跟的场次,最后把搜集的信息做内部分享。

猫腻:可能不止,写到不能再写,就停。

猫腻:然后就是人物的设定。《庆余年》是个爆款剧,这和它写得好不好关系不大,因为范闲这个人物太容易出东西了。他有很多特质,对女性有吸引力。比如他是出色的诗人、文人、特务头子、爱国志士,武艺高强。最关键的,他还长得特别好看。他结合了霸道总裁的特点,没有哪个霸道总裁比他更霸道总裁,最后当上隐皇帝。对一个男人来说,很土鳖的特质放上去就够了,这就是大男主文。对女性来说,影像化之后很有吸引力。对男性来说,代入也有快感。

猫腻:别人分析过,我不一定认同。第一是知遇。叶轻眉是现代人,她是唯一不嫌弃太监的人。别的公公也说:“小范大人,是唯一给我塞钱的时候笑得很真的人。”这是两个现代人,观念不一样,阶层观念会淡一些。陈萍萍对皇帝说,小姐把我当平等的朋友,不是臣属,不是下人,不是仆役,更不是狗,是平等的伙伴。这个对陈萍萍是很重要的事。再一个就是,有人说陈萍萍对叶轻眉有若隐若现的情愫。我不认同,我认为就是第一层。陈萍萍就是正儿八经的“卖与帝王家”的士大夫,有点像春秋时代的那种人。

猫腻:你看周星驰就没有忘记。

邵燕君:其实传统作家,包括我们自己写论文也是这样,知道要碰到核了,也紧张,但毕竟不是更文,没有时间的紧迫感。我想知道你们的节奏是什么,比如,从陈萍萍和皇帝对峙到范闲劫法场,你更文更了多久?

Andy Jassy谈到,AWS目前对自身的增长率比较满意,并且有时还会感觉到“非常振奋”。在庞大的收入基数上,这样的增长质量更高。他觉得,AWS所属的市场还是在早期阶段,AWS也在寻找新的细分市场,主要关注与确保客户有最安全和最优性能的平台。 

“大红书”是有配方的

邵燕君:我问过你,自己的小说人物最喜欢谁,你说的都是配角,主角里只有一个许乐。你好像不喜欢范闲?

在威尼斯人酒店,网易游戏技术副总监何丹和网易游戏资深云解决方案架构师孙国良接受了雷锋网等媒体的采访。 

雷锋网了解到,就在今年10月底,美国国防部向微软授予了一项价值高达100亿美元的技术合同JEDI,其核心涉及国防部为期十年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 

何丹介绍,游戏类公司非常看重IT成本,精细化运营是一个大的方向,Amazon EC2 A1 Graviton这个实例,能够在满足性能的情况下,让成本下降。另外,AWS本身的API和SDK都非常成熟,整个支持体系很完整,这一点对于网易游戏去调用和集成相关的服务、搭建上层的服务是非常方便的。他重点提到,尤其在出海中,AWS是网易游戏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整场采访中,Andy Jassy确实非常坦诚,毫不避讳敏感问题。在这个采访之后,他又钻进和客户的交谈之中去了。 

真正让我特别high的,是陈萍萍从达州回京城进了御书房,和皇帝闹翻了那两章,指着皇帝鼻子吼的时候,我觉得写得特别好。回过头来看,比印象中好得多。因为当时虽然写得很认真,但马上就要展开范闲回来救他的情节,精神非常紧张,来不及细看。后来写范闲一路杀回来——这是我写过的节奏最快的东西,空间转换最快,一路杀回来,雨中上法场、把陈萍萍一抱——这一抱,我一口气终于松下来了。

当时,Andy Jassy还是杰夫·贝佐斯的幕僚长(相当于办公室主任),如今他执掌AWS已经数年,排除了各种误读甚至嘲笑,一举奠定AWS全球第一的云计算公司的位置。 

猫腻:庆帝写得非常好。

这是AWS的A面,或者说是Andy Jassy带给我们一种全新的认知(“A”取自Andy的“A”),雄心勃勃,志在必得,扑面而来的新品展现了强大的想象力。 

《庆余年》订阅成绩最好

而在re:Invent上,AWS的另一个B面也展示地淋漓尽致:我们注意到了来自其客户的声音,即商业伙伴(“B”即Business partner的“B”)。 

基础设施层面,最新的数据是:AWS 全球基础架构现有 22 个区域(4 个已宣布的新的区域),69 个可用区(13 个已宣布的新的可用区),超过200个专用接入点,实现数据 100% 加密。 

赖立高对AWS评价颇高。他指出,在国内互联网市场中,AI上云一直是大多数互联网企业比较纠结的问题,而Amazon SageMaker逐步走向成熟,已经有好的方式解决AI上云的问题。所以未来虎牙将通过自身数据和算法的积累,借助AWS的机器学习服务让AI上云更进一步。 

Andy Jassy说,他曾经花了很多时间去说服那些非常聪明的人质疑AWS是否应该收敛一下野心,他花了很多时间去说服这些人要追求更大的机会,但是坦言自己也不确定AWS是否会成功。 

猫腻:非常简单。70分以上的文笔、整个套路文。关键是节奏。另外,“大红书”一定要有安全感。安全感的来源就是大背景、金手指,这是最常见的两条路。比如范闲,父亲是皇帝,母亲是叶轻眉,养父是户部尚书,有老黑狗(陈萍萍)撑腰,有五竹做保镖,想死都死不了。这样做有个很大的问题是后期矛盾不好制造。所以我一定要把五竹调走,一定要让皇帝、陈萍萍、户部尚书这三个人之间互相猜疑。这样才会构筑安全感之上的不安全感。但这种不安全感是可控的,我随时可以让五竹回来,随时可以让陈萍萍发动致命一击,因此不管范闲和长公主干、和皇子干,安全感都在可控范围内。

Andy Jassy说,AWS如今的业务增长其实是令人难以想象的,规模迅速扩大,在未来还会持续在研发上进行相当大的投资。 

邵燕君:但这不是人的本能,《将夜》里长安百姓也召唤出这个劲儿,那应该是个大写的人吧。你觉得大唐的国民就是这样吗?

Braket并非完全由AWS开发,而是与D-Wave、IonQ和Rigetti三家量子计算公司合作,通过AWS云提供它们的量子计算系统。AWS还正在创建“AWS量子计算中心”(AWS Quantum Solutions Lab),将汇集世界领先的量子计算研究人员和工程师,以加速量子计算硬件和软件的开发。 

(感谢王鑫、项蕾对本文提供的支持)

猫腻:不知道该怎么总结。反正死了活了我就要打你一下。

似乎,有的问题1分钟能得到解答,但正如AWS的AB面一样,B面只是A面的一种映照,双方是互相依存的关系,而且这种成功与否、价值与否的问题,需要长时间来解答。

她提到,2019年下半年一个新房的新一代核心系统也在AWS上开建,主打云原生,数据库上用的是Amazon RDS MySQL。 

猫腻:对。宁缺少年时期全部在不安全感中生活。但我小说开始写他的时候他已经回长安了,立马要找安全感,安全感瞬间就要一个接一个贴到你身上,皇帝、朝小树、书院。尤其是书院,书院一贴上来,立刻安定了。

邵燕君:老猫,终于有机会和你好好聊聊书了。首先得说, 我是你的粉丝,我们全家都是你的铁杆粉丝。好在学术界现在有一种身份叫“学者粉丝”,可以让研究者保有粉丝的情感和立场。我前些天就专门以“学者粉丝”的身份,写了一篇你的作家专论,《猫腻:中国网络文学大师级作家》,发表在《网络文学评论》。今天呢,是用学者的特权,代表粉丝和你好好聊聊。

猫腻:这个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金庸是我的偶像,我和他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这种比较让我很惶恐,而且很尴尬,这是真心话。

虎牙以游戏直播起家,是游戏直播上市第一股,在2018年进军海外的时候(发布面向海外市场的游戏直播平台Nimo TV),最突出的困境是如何在广州总部有效地管理海外业务、搭建海外的IT系统和架构。 

作为读者有两种代入途径,一种是代入屌丝,跟着主角逆袭。还有就是代入范闲这种,多爽啊,当个贵公子,非常爽。这也是“大红文”人物设定的两条不同走向,一个是少年崛起,另一个是人生赢家,都比较受欢迎。

邵燕君:对,写得非常非常好。后面也很难超越。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意到,AWS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销售增长了35%。 

猫腻:本质上是这样。

邵燕君:这就是你作品中最核心的精神。这是什么精神?

到了《庆余年》,我想写一本“大红书”。

邵燕君:那时候每天写6000字?

邵燕君:现在电视剧《庆余年》热播了,你觉得拍得怎么样?

谈量子计算:潜力大,还需要几年产生普遍影响 

我爱我家首席信息官兼副总裁刘东颖也在AWS re:Invent做着自己的观察,重点在看数据库的发展方向。 

在IaaS的全球市场份额上,AWS占据了47.8%份额,第二名微软Azure是15.5%份额,阿里云则是7.7%份额,谷歌云是4%份额,IBM是1.8%份额,其他云厂商是23.2%的剩余市场。  

邵燕君:你觉得范闲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

具体来看,我爱我家的海外官网使用Amazon Aurora数据库、Amazon EC2、Amazon CloudFront、Amazon S3等服务;AWS的托管服务大大减轻了我爱我家运维的负担,可以根据业务规模的增长实现快速灵活的扩展。 

他提到,网易游戏对Amazon VPC一直是重度使用的,因为Amazon VPC有非常丰富的网关,除了internet gateway以外,它还有Peering gateway、Virtual Gateway、Transit Gateway等等,不同的网关是用来应对不同的场景的,比如VPN的互联、比如数据中心的互联、比如跨云的互联,网易游戏会根据自己的网络需求去设计组合这些网关的功能。 

AWS技术副总裁比尔•瓦斯(Bill Vass)此前表示,公司无论如何都应该开始试验这项技术,为量子时代做准备。 

猫腻:幻想中的国民。童话嘛。唐国纯粹是我想象的、美好的国度。我觉得这样的国家很牛,也有集体主义,也有民族主义,个人的东西也一直都在。从国家到个人,大的尊严也有,个人的尊严也有。

尽管re:Invent是AWS的主场,尽管AWS已经是世界上最赚钱、最成功的云计算公司,但是它依然也会面临着后面几驾马车的追赶,甚至,在这个追赶过程中,会碰撞出一些“火花”。 

邵燕君:没有机会修?

一个月前,微软也做了类似的事情。 

“我们并不专注于某一年、某一个季度的绩效,我们希望所做的业务比我们的寿命更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愿意长期被人们误解,因为我们所打造的是一项对于客户而言非常有意义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看到,事实上正是因为我们的坚持,才能够对业务产生真正深远的影响。” 

A面——愿意被误解,坚持长期主义 

以上这些例子也在不断告诉我们,老牌的科技公司并非没落,AWS也并非在基础设施技术上占领了先机,AWS只是更早意识到平台的重要性,客户在背后的“呼喊”是驱使向前的动力。 

叶轻眉:携带着文明光辉的现代人

邵燕君:相对来讲许乐(《间客》)和宁缺(《将夜》)都不那么有安全感。

猫腻:最开始想的是叶轻眉,我想写个私生子的故事。水木清华BBS武侠版就管《庆余年》叫“私生子的故事”。

猫腻:从大东山下去之后,范闲从草甸上站起来和燕小乙拼了一下。这是范闲正儿八经第一次站起来。还有就是在北齐的山洞里,肖恩给范闲讲叶轻眉的故事,讲到“一棵是枣树,一棵还是枣树”。这个话本来没什么意思,后来有一个网友分析说,从这一刻开始,范闲基本认了叶轻眉这个妈,真正融入了这个世界。他知道妈是从哪儿里来了,自己对这个世界也逐渐认可了,他把重生前的世界也带过来,他就可以作为这个世界的人生存了。

邵燕君:紧张了多少天啊?

Andy Jassy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在这个领域拥有最大的企业业务。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功能差距正在扩大。“ 

猫腻:不修。《将夜》我修过,《择天记》我修过,《庆余年》全靠一口气撑下去,不修。我知道一修就完蛋。我连错字儿都不改,担心一修就错。回头看会修补情节,让它变得更缜密,可第一感觉就没有了,一往直前的锐利感会在修改中消耗殆尽。这种情况我们都遇到过,可以等写完了再修嘛,金庸当年就这么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急迫地想让读者大大们看到,特别得意。

高歌猛进中,AWS还坚持做各项技术服务的更新。 

锐利感会在修改中消耗殆尽

猫腻:我觉得拍得很好,节奏是我喜欢的,调性也是我喜欢的,各方面都实现得不错。

猫腻:写《庆余年》的时候我是这么定义庆帝的。当时社会上不是对女博士有意见吗?除了男人女人之外,还有女博士。但除了女博士,还有一种人,皇帝。他和叶轻眉是相对的。庆帝是我认为的标准的帝王,优秀的帝王,完美的帝王。我到最后死活都不想给他名字,他不需要名字,就是皇帝。就像孙晓写《英雄志》一样,椅子就是皇帝。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是很多皇帝在战斗。庆帝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李世民。写到后来,这个人物跳得太高了,战胜了你对他的设计了。我一方面讨厌他,一方面又喜欢他,一方面敬畏他,一方面又很同情他。

猫腻:《择天记》有电视剧加成,如果不算它的话,订阅最好的是《庆余年》和《将夜》。但《庆余年》比《将夜》早两年,应该说《庆余年》成绩最好,喜欢的人比较多。

在那篇论文里,我把你和金庸比,全方位地比,立意、故事、人物、文笔。我觉得在《庆余年》里,你的“金庸大法”已然练成。作为类型小说作者,你是实实在在地站在前辈师父的肩膀上的。在你所有小说中,《庆余年》是最像金庸的。在下一部《间客》里,你个人的东西才真正喷发出来。在我个人的评价谱系里,你在《间客》《将夜》之后超过金庸了,你的“情怀”也更戳中当下中国人的心。

范闲:前期只是个普通男人

邵燕君:你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普通”吧?范闲后来也不普通。

谈增长:感到非常振奋 

“庆帝写得非常好!”

邵燕君:这个事你说了不算。当然,我说了也不算,要看后来人怎么说。现在说《庆余年》。《庆余年》是你的“封神之作”,前面还有《朱雀记》,算是成名作。

刚刚落幕的2019年AWS re:Invent大会,是65000人现场见证云计算之王的高光时刻:发芯片,推出量子计算、机器学习重大更新、基础设施扩大边界······一时间成为科技行业的热点。 

“AWS云计算在整个海外市场的布局、架构,跟我们还比较match,所以我们海外官网是上AWS云的第一步,上得也很成功。从开发测试投产,时间很短就全部投入使用了,效果还挺好的。”

猫腻:没有,因为定了王倦老师,我就很放心了。然后看过两版剧本,感觉很好。而且,要我参与编剧,我也没有那个耐心与精力。

邵燕君:你对庆帝怎么看?

AWS一度被认为是绝对赢家,但是惜败了。